搜尋

隨機推薦

21 十一月 2010

[遠見] 象牙塔教不出總經理?

根據《遠見》雜誌這次的調查,2004年營收前五百大的上市公司總經理,近九成擁有大專以上學歷。
但是,許多總經理異口同聲地表示,大學教育對他們當上總經理幾乎沒有什麼助益。他們甚至不記得,曾經上過哪些課,或是有哪些老師教過他們。
大學教育似乎滿足不了企業對人才的渴求。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就曾在遠見論壇中提到,即使是台大學生,到企業後也要三年的磨練,才能上手。
這三年的空窗期幾乎是所有企業僱用大學新鮮人,必須要付出的人力成本。

 

三年空窗期:企業必付的成本

大學生進入工廠,要瞭解產品,建立人際關係,三年很快就過去了。畢業於台大商學系的巨大捷安特總經理羅祥安即指出,大學畢業生進入公司前三年,是公司付學費給他們,他們很少真正對公司有貢獻。

交大電機資訊學院畢業的台達電總經理柯子興也舉例,在校修電子工程,和實際上線製作是兩回事。例如在學校學的電阻可能只有一種,但產品卻是由數十種電阻組成,要到能仿製別人產品的階段,至少也要一年半載;如果要能根據訂單規格設計產品,「三年跑不掉」。

柯子興對大學教育最擔心的事,還不是學生專業不足,而是他們極端功利化的態度。

不久前,柯子興到台大演講,並與一群碩士生座談,一位學生直接挑明說,他們都是根據股票行情表找工作,先看看聯發科、台積電哪家股價最高,然後看報紙報導哪家公司員工配股多。

柯子興感嘆,現在大學生選擇工作,不問這個行業有沒有前途,只看三、五年短期的報酬。

企業不喜歡大學剛畢業的新鮮人,東京大學博士、台灣石化合成董事長吳澄清認為,是因為台灣教育未與企業接軌,大學遠落後於社會,以致於學生在校外學的比校內多。就像奈米科技在業界早已經發展成熟,學校才開始發展課程。

三十多年前,吳澄清在台大化工系任教時,台大圖書館的書仍然不能外借,因為校方怕有「敏感書籍」外流;實驗室晚上不開

廣告

,因為怕「有心人士利用來做炸彈」,種種現在看起來可笑的規定,綁住大學改革的步伐。

 

僵化的體制:四十年不變的大學

四十年後的今天,大學仍然存有許多看來可笑的規定。以國外企管教育為例,MBA在大部分大學,都屬於學士後課程,入學者要有工作經驗,但是台灣卻是在大學部普設企管系,企管碩士班也是優先招收大學直升學生。

把管理學引入台灣的管理大師許士軍老早就指出,沒有工作經驗的人去念管理,無法體會管理學的精髓,因此「大學不應該設企管系」。

相形之下,外國商學院的組織設計,使他們的課程能追得上實務的變化。

根據許士軍介紹,外國商學院的組織有四個構面。第一層是「系」,根據學術領域劃分財務、行銷、會計、統計。第二層是「學程」,根據不同實務需要,開設諸如「銀行財務」「創意行銷」等課程,招收學生,由「系」調老師授課,課程可以靈活調整。

台灣的「系」有固定的員額編制,一個「班」規定配置四名教員和一名職員,因此,開一門新課程,就必須關一門舊課程,影響許多人的飯碗。在這種情況下,所有的課程也只能「四十年不變」。

外國商學院的第三個構面是行政權掌握在「學院」手中。學院有錢、有人,例如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有十多個副院長,其中有人專門負責學生就業輔導和校友聯繫,分工非常專精。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的每位副院長,各有十名職員、二十多個專用房間提供企業人資面試之用。

但在台灣,系掌握行政大權,院長只有一個祕書。過去擔任台大管理學院首任院長的許士軍,曾經自己開車到中正機場接外賓,整天來來回回,什麼事都不能做。

外國商學院的第四個組織構面是內部創業。經常列名美國最佳商學院的史丹佛商學院就是善於利用內部創業,替學院賺取許多經費,改善設備、提高老師待遇。但台灣這方面的限制很多。

 

    政大商學院院長吳思華和台大管理學院院長洪茂蔚都支持許士軍的看法,但在現行僵硬的教育體制下,別說調整組織這種大事,就連想要少收幾個學生這類「小事」,都非常困難。

 

廣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