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隨機推薦

21 十一月 2011

NLP 神經語言程式學:一個頗受爭議的新取向

神經語言程式學:一個頗受爭議的新取向凌坤楨 2003年11月)

神經語言程式學( Neuro-Linquistic Programming ,簡稱 NLP ,本文中均以 NLP 表示。另國內的譯名有『神經語言學』、『神經語言策略』。)是一門怎樣的學科?頂個怪怪的名稱,傳說有著很多神奇的技巧,而近三十年的發展迄今始終不被主 流心理治療的社群接納。雖然筆者這些年來在這領域有些學習及實務應用,但當我想到要介紹它的時候,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或許,瞭解它的一個方式,是先從 NLP 的基本假設,和相關的介入技術談起。

從 NLP 的基本假設群和其介入的技術談起

NLP 的基本任務,就是去揭露身為人類的更深層結構 (Deeper Structur) ,以及我們是如何由這看不見的結構轉化到表面結構 (Surface Structure) 以與這世界建立互動的過程。而 NLP 的深層結構就是它的假設前提。 ... 這些假設前提又是後來所有後續發展的 NLP 的觀念及模式的衍生原則。

Robert Dilts (1996)-- 致力於整合 NLP 最力的 NLP 發展者及訓練師

所謂『假設前提』 (presuppositions) 就是說──這些並不是真理,而是我們對於何為『真理』、何為『現實』,在內心的一套想法。是我們生活和行動的,未經證實而我們信靠的一些『生存假設』,是我們看待世界的模型。

NLP 的基本假設在每本書中都有著若干的重複與出入,從七項到二十多項參差不齊(這也若干的反應了

廣告

NLP 的多元觀點的特色),我嘗試把它歸納為幾組基本假設,並以一些案例來說明:

 

一、地圖不是實地

﹡ 我們活在地圖裡──人們對他們自己所知覺到的現實 (reality) 反應。

每個人有他自己獨一無二的世界地圖。沒有一個人的地圖是比別人更真實的。

人們依著他們所知覺到的世界地圖,做最好的選擇。任何事不管多瘋狂或邪惡,對他而言都是當時最好的選擇。若給予更適當的選擇(在其世界模式的脈絡中),他就會改變。

最有『智慧』與『憐憫包容』 (compasssionate) 的地圖,是那些最開闊與豐富的選擇而不是那些最真實或正確的選擇。

以恐懼症的例子而言, NLP 發現,恐懼症的人,是他在那事件中強烈的烙印了當時的情景畫面,雖然意識不覺察,但是在接觸到相關的刺激時,潛意識的畫面就會迸出來融入而迅即引發一連串 的身心反應。(是一種強固的刺激反應連結。 Bandler 會說這代表著頭腦的功能是可以『學習』得又快速又牢靠──只要一次經驗,就可以讓個案在每次碰到引發的刺激時,都能毫無例外地反應出恐懼的狀態。)

NLP 很早就發展出一個叫做『視覺─情緒解離』的技術,要帶案主解離(出那個經驗,而成為旁觀者的狀態去觀看),改變(在腦海裡)觀看的角度,或重組、倒返、重 新編輯了這個事件的紀錄影帶(要帶領個案進入回溯的影像冥想,通常會進入入神 trance 的狀態),這會改變他了對這個事件的反應(恐懼感)──因為內在的地圖已經改觀。

我曾經協助過一個舉重選手,在訓練中心集訓的這名學生,某個動作作不出來,每次到練習場都很緊張,怕教練罵。協談 時他說那個重量自己知道沒問題呀,但是一要挺舉就沒辦法。不知道為什麼就會把那舉重桿丟出去、身體往後跳開。每次都被教練罵,自己很想克服卻做不到。到後 來,怕走進練習場,連想到要練習就會頭痛甚至晚上失眠。

由於我在該訓練中心只能逗留兩天,第一次晤談時,請他淺淺地想到進練習場練習那動作的情境。等他一有感覺,就穩定 住那種感覺(這在 NLP 中叫做心錨 anchor 或感應點技術),然後請他讓感覺帶著他走(這是一種觸覺 / 情緒回溯技巧),他進入一種深度的入神狀態,後來掙紮著脫離出來。他表示進入一個黑黑暗暗的地方,頭好暈,然後好像有些畫面閃過但是很不清楚,心裡很害 怕,就讓自己脫離出來。我帶他做兩度解離後約好隔日再談。隔天他一來就說晚上浮現一些記憶,是之前一次大賽他獲得獎項,但是下場後隊友說他是違規但沒被裁 判發現(這是涉及舉重的動作,規定是要同時雙手上挺,不可以先一手撐上再另一手上來)。他說事後幾天連續做惡夢夢到違規被發現獎牌被追回。(他還不解地說 『那段時間好辛苦,奇怪我怎麼都忘得一乾二淨?』)

因此這一次我打算作『視覺─情緒解離法』。先帶他放鬆,施以安全感的心錨。帶他解離去看那事件,(讓他想像他進入 電影院,同時漂浮到後方放映室…這是雙重解離),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觀看黑白螢幕上那場比賽的過程。原本我是要讓他看完之後融入電影再倒帶回來(按,這 是『標準』的程序)。

但是我看到他很平靜地(閉眼)觀看那比賽,到一半時他臉上露出笑容。最後他回來睜開眼睛第一句話就是:『我沒有違 規!我沒有違規!我是真正得到那個名次。』原來在過程中我說你可以以你喜歡的速度,慢慢地觀看。他在他出場的那一段,放慢這段影片的速度,放大畫面,而且 前後搜尋。他很清楚地看到他並沒有違規,一邊說一邊很開心的笑。(其實我也不懂啦。他說他看到他雙手挺舉時有很短很短的時間差,但那是在許可範圍內。)之 後的追蹤聯繫,他那個動作已經沒有問題了,正進行進階的訓練。

在這案例上,我原意是要做『視覺情緒解離』技術(那是 NLP 中用以協助恐懼或創傷的技術)。他的困境在於他陷於一個過去的負向經驗(真實與否不知,但他潛意識中接受了),而阻礙了他新的學習,反應方式也僵化(一進 練習場就恐懼── NLP 說他有一個狹隘而無效的地圖)。當帶他抽離情緒且客觀的重新觀看──通常強烈恐懼或創傷經驗,要有雙重或三重的解離,才能讓當事人平和地去觀看──這時, 新的理解或詮釋、經驗的重塑或重組得以進行。『學習』才有可能──他可以學到對原來的刺激(練習場和練習動作)有新的、更適切的反應。

而其中特別的地方是,我原設定的帶領程序並沒有完成(當我邀請他去看的時候,在中途他看到他當時沒有犯規,然後問題解決了)。

沒有人知道真實(除非回到比賽當時調出錄影帶),重要的是這案主心中的現實,可以說他有機會擴展、澄清並建構了一個新的地圖。讓他更有效率更好地生活、工作、學習。

 

廣告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